我在拼多多的三年

我在拼多多的三年 拼多多 好文分享 第1张

从一个底层员工的角度,记录品多多这三年的整体变化。本文不涉及技术秘密,只讨论行政体制、文化氛围、办公经历等。,记录个人主观意愿,离职后写在家里,记录经历,有主观印象,部分内容经过马赛克处理。

显示身份1,不需要匿名,根据能力多拼,时间周期略配,很容易找到发帖子的人。

显示身份2。楼主2013年入学,2017年毕业。他在cc98很活跃,毕业后逐渐搬走。2018年6月18日,社会招聘工作量很大,我干了2.5年。特意回来cc98讲讲这三年的变化。综上,越来越差。我希望我的同学永远不要去。

楼主宣示立场,已经不满斗争很久了,不是墙逼着大家贴的。楼主2020年12月9日递交了辞职通知,原本想悄悄离开30天,写个总结。结果从2021年1月1日到现在,公司一直在工作。结果我没有空写文章,还要加班发。

打了很多,2018年环境正常,2019年环境越来越差,2020年环境很差,2021年黑化,已经走了;如果想直接看重点,应该从2019年开始。

# 2018

总的来说,2018年,打了很多仗还是挺好的,一直很开心。

入职流程

入职前,轩辕(花名,俗名flanker):“去了一家创业公司,缺人。这个职位非常适合你。你想来吗?创始人都交给浙大了。”。经调查,小弟A也是一周六天上班,严格打卡,不是不能接受。在被蚂蚁金服的提议放鸽子后,他去了pdd。

2018年6月18日入职。当时技术安全组只有*人。看到主管轩辕(现在走了,还有大瓜:争取很多安全主管),遇到了多年的小弟B(实习后走了),久负盛名的学长C,千载难逢的D,出现在行业新闻的学姐E(现在走了),打听了一下SRC排名第一的大师兄f,好像成了全场唯一一个指定最好吃的。我来的时候还有很多东西要学,后来发现自己背着不吃。

入职当天的感受:当时办公设施真的很差,工作站很拥挤,没有员工食堂。吃饭的时候,你要用“好饭”APP点菜,根据自己的编号从货架上拿起来,然后拿到座位上。基本上饿了就可以吃了。11: 30到12: 00可以取餐。餐厅虽然很小,但并不拥挤。体验一般,但比zju的饭好。(此处伏笔为1,系统2019年更新)

当时办公室没有座位号。当你需要找人的时候,只能大致描述一下自己的位置,很难受;几个月后,管理局用“五大洲”和席位数解决了这个棘手的问题,很好。

我住的第一个“职工宿舍”叫职工宿舍,其实条件挺一般的。90年代的房子,两室零厅,客厅是长条。每间卧室两张床(我旁边的床暂时空),没有其他设备。另外两个室友都很好。一个室友和我一起处理宽带,一起玩网游。虽然他下班晚了,但他很乐观。另一个室友7天后离开了品多多,加入了上海的字节跳动。这房子大概是我毕业以来见过最差的地方了。街上很吵,停留在我能住的水平。对于短期实习生来说,挺方便的,不适合长期居住。

十五天后,我和刚入伙的G(已经离职)合租,住在办公室对面一栋1990年建的破旧老房子里。一个人有一间卧室,办公室里可以看到房间的窗户。上班3分钟。当然这个地方也挺寒酸的。还好室友G很会生活,指导我一起生活,买窗帘,电热毯,水泵,灯泡。我们活着洗个热水澡吧。唯一的好处就是离公司很近。品多多周日要上班,周六没事,就去办公室坐坐,可以用“好饭”订餐(伏笔2),有网络可以自由使用(伏笔3)

逐渐熟悉

渐渐的,团里人多了,项目也多了,让我们觉得很开心。由于人少项目多,2018年从零开始,负责A、B、C、D、E等多个项目,多次参与公司安全应急响应。有些工作做得很好,取得了优异的成绩。我也因为和其他开发同事意见不合,表现不好。虽然和2020年一样,一周工作六天,但是到了2018年,真的觉得拼多多挺好的,能做很多实事。在安全组,我很自豪能为品多多的服务器、用户、商家做好防御,防止黑客入侵,实际看到效果。

当时在大厅里看到98水友@xxx加入了品多多,又多了一个朋友感觉很开心,这里不得不说说管培生的经历。水友xxx当时是市场营销管理的学生,我是技术。公司对两人的职业安排完全不同。有一天,我21: 00到22: 00下班。当我听说水友xxx直到23: 00还在工作时,我很震惊。新同学来的上半年做客服,商家客服23点下班。此外,他有效率评估和KPI,并有严格的报告制度。他的工作内容容易导致精神崩溃。我已经注意到这个人有问题。我把我的键盘借给她以减轻疼痛。反正下班后没事干。出于人道主义的原因,我有时候会半夜把她送回去,然后自己走回去。

因为品多多的食物比较好(后来发现每天吃官方外卖太油腻),我开始考虑从110斤瘦到130斤,和身边的五个同事把头像改成了“不变头像不减十斤”。当时晚上下班有时间跑步,23点以后跑了几天。现在觉得自己没死;后来天气冷了就在室内锻炼,差不多减到110-120。

除了工作六天,好像没什么好吐槽的。单身的时候,周末真的很闲很痛苦。

[分区][/分区]11.11值日

半年后,双十一来了。这个规模的事件第一次要求技术人员分三波,分别在晚上11.10、早上11.11、晚上11.11值班。安保组人不多;因为住的近,所以主动给住的远的同学过夜。当时我很激动。一方面想买点东西,一方面想看看双十一期间有没有黑客入侵。虽然一大早就走了,但还是挺满足的。

双十一那天,我好像连续工作了十天,然后得到了两天的休息时间。这时候妹妹E带我去杭州见女朋友,后来她女朋友成了我女朋友。在爱情的鼓励下,剩下的几个月我过得很开心。我一周工作六天,空早上坐高铁去杭州约会,晚上回去。一点感觉都没有。

大会和年会

品多多上市后,听说楼下有商家没看到横幅,负面评论也不少,但我是工程师,跟我没关系。上市平静期过后,公司召开股东大会,展望未来,鼓励大家。目前,我只记得一句话:黄征:“当我们有同事的问题时,我们什么时候可以休息一下?”(欢呼)“当我们成为中国第二的时候,我们可以休息一个周末”(欢呼)。

现在是2021年。是不是变好了?没有。。

然后就是年会了。这个节目很好,食物也很好。我做出了更多的贡献,赢得了年度优秀员工。这个标题人挺多的,每组应该有几个名额。听到一些耳熟能详的名字,感觉评价是当之无愧的。

一段不愉快的插曲

细节真的记不清了。可能时间点穿插在上面。

办公软件是企业QQ,有一大群xxxx人,叫上海员工,99%都在群里,天天聊天吐痰。

有一天,一家银行的人来申请香港银行卡。他们创建并拉了一个微信群。同事互相推荐。可能有100个同事,我也在组里。突然微信群里来了HR,要求群里马上解散,于是我被除名群聊。

第二天,办公群宣布解散,正式解散理由是:“解散办公室内的企业QQ群,防止个人信息泄露”。后来这种事情发生的很频繁,包括单身员工朋友圈解散(本来没人说话)、球类小组等等。

我还是不知道内部办公软件是怎么泄露个人信息的,也不知道集团内部员工是怎么互相泄露信息的。公司只是找了个借口解散集团,堵住员工的嘴。

[分区][/分区]2019

那次事件后,一切都变了。。。。。

由于100元优惠券事件,所有员工7*24值班

2019年1月10日,是个周末。醒来后女朋友对我说:“你公司出了事,随便拿一张一百块的优惠券”。“你在说什么,撒谎”。哦,我没明白。于是我上班去了办公室。我女朋友没有吓唬我,但这是真的。发生了大事,各种报道层出不穷。只是导火线。

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风险控制和市场都有责任。我以为每个系统都会接手风险控制,全面检查API,重构代码等。,并从技术角度解决类似问题,但我真的被无数次的操作震惊了。

新年过后,风险控制小组开始7*24小时值班,每个技术岗位都必须值班,早班7-19点,晚班19-7点。虽然不合理,但也算是暂时的解决办法。

几天后,技术人员开始7*24小时值班,强调了好几次,技术人员!技术人员!技术人员!

那天晚上,我印象非常深刻。主管在群里叫了xx个人,会议室里气氛很重。“告诉大家一个坏消息,我们还需要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值班。具体规则我看了xxxxxx。”。大家都很不情愿。一般规律是:每天两班,每组派一人。学生半年不值班,女生不值得上夜班,社会招聘x个月不值班。晚班有额外0.5天的加班费,早班可以早下班。由于我们组符合条件的老婆很少,所以只安排晚班,不安排早班。

从个人角度评价系统。首先,我没有网商。有网商的人也就那么几个。我不能让人们24小时在线。然后,我没有任何权限处理别人的事;又一次别人的生意失败了,不知道怎么挽回;最后我得出结论,我的责任是看报纸壁垒的信息,给服务不到的人打电话叫醒。

夜班从19: 00到7: 00。根据官方解释,整晚呆在办公室是必要的。不准干任何工作,不准玩手机,不准放下手头的任务,专心接收报警邮件。但出于对员工的考虑,允许员工凌晨一点打卡下班,继续在会议室值班。结合我多次值班的经验,祈祷永远不要出锅,让我睡个好觉。

分享第一次值班的回忆:19:00签到,继续搬砖,继续搬砖,没人,玩手机,01:00,下班打卡,床上玩手机,玩手机,玩手机;03:00睡觉,偶尔醒来看新闻;07:00起床签到。

基本上一夜没睡,换了0.5倍工资。整个过程很无聊,纯粹折腾人;看破这个本质之后,为了健康,一方面把责任交给需要的人(比如夜猫子,不贬义),另一方面又实在给不出来,就划水花,基本上在平安夜身上。

一开始我还算幸运,以为这种转变持续了好几个月,不奏效就可以结束。现在是2021年,从我的角度来看,税制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效果。这个制度甚至成为了默认制度,但是我找不到明确的制度规定,最早的保障制度也不存在。女生也上夜班,新招聘的社工也上夜班。在这里,我狠狠踩了一脚,决策者就是没脑子。

移动站和过度拥挤

随着招的人越来越多,原来的站不够用的时候全团都要搬出去。从加入到离开,大概搬了八次家。三个月一招,六个月一招,真的是因为刚开始的人数。后来发现这是品多多的一个传统,只是一个折腾。频繁的倒班只说明行政水平差,不会提前做规划。

然后就是厕所问题,比如大家都在骂的那种知名的“屎”厂新闻,我就不说了,这么多年也没什么起色。

消除伏笔

如上所述,2018年的一些好制度到2019年将不复存在,公司对员工的约束更加强烈。

伏笔1:松饭时间取消,像喂猪一样

2019年的某一天,可能是因为检测到有员工21:30要去吃夜宵,突然来了一条规定,说12/18/22之前禁止去食堂。

原系统:9-10点吃早饭,12点吃午饭,18点吃晚饭(可以早吃,早吃,早上班)。星期二,星期四,22:00。

优化制度:时间不变,禁止提前吃饭。

我个人的作息是九点半去办公室,吃早饭,午饭不饿,点一个下午吃的水果减肥(伏笔4),17点开始饿,差不多去吃饭。因为吃饭是随意的,餐厅小但不拥挤。

这个新政策产生的时候,11点59分59秒,门口排起了长队,工作人员掐表不让你进去。他们一到,大家都冲向队列,开始吃饭!如果你去晚了,不排队5分钟就吃不到饭。其实11点半送饭差不多吃完了,饭凉了,你却卡住了,不肯吃。你生气了吗?你生气了吗???

监管不严格的时候会放宽制度,比如11:59:30就可以进,但往往会收紧,比如。例一:一个专员看了,说不能带,主管批评。《出埃及记》2:供应商说不能提前给你,扣我们钱。前者是公司的走狗,后者只是公司克扣人家的钱。

我想把这个政策叫做养猪政策。据我所知,只有喂猪才能被关押这么严格的时间,甚至不能早一秒。

伏笔2:一顿美餐的水果和甜点都去掉了。

原系统:订购供应商多。午餐和晚餐可以点水果,晚餐点甜点。

有一天因为附近住着一些员工,周六中午点了一个水果,拿到办公室,回家吃。对此,我批评这位员工做错了。

有趣的是,公司决定取消每天的水果供应,因为一些非值班员工在周六中午来白嫖吃水果。我是一个非常苦恼的节食者。我九点半吃早饭,午饭根本吃不下。我只能象征性地提供一种主食。我只想骂人。

伏笔三:从某一天开始,办公网禁止访问某些网站。

其实我是支持这个制度的,办公时间禁止视频刷屏,防止员工划水,这是很正常的。但诀窍是网络屏蔽范围非常混乱不合理,比如微软更新、微软商店、IntellijIdea官网、移动应用商店、华为登录(不可理解)、苹果更新推送(后发布)、苹果商店(后发布)。我可以给一开始和管理员对话被误封的网站加白,但是后来不行了。我要走流程,让主管审批,我就直接接热点测试(伏笔5)。

再讲个笑话,有一天,大老板的一个APP无法访问,于是天下大赦,网站白化;但是我在访问一些编程网站的时候,确实是一个正式合法的请求,被拦截并向it提出意见,但是IT说没有,可能是因为我不是大老板,对,对,他们说什么就说什么。

公司的新闻发行量

比如上面三个伏笔都没有正式通知,从高层调到主管,主管在组里。只有贴上高层的意见,员工才能知道。如果这个公告很容易引起舆论,公司会选择口碑,最后让员工慢慢知道。

官员一般只通知两件事,一是员工被辞退,二是下一个假期扣几天。

讲个笑话,公司内部发生的事情没有公告。员工获取公告的渠道是互相打听,在爱心社区闲逛,很讽刺,叫出口内销。

如上所述,QQ群和一些民间微信群被解散。终于有一天,公司加大了力度。2019年6月左右,使用hr的微信群全部解散,部门微信群也被勒令解散。慢慢的,民间微信群消失了。只有少数非常熟悉的人才会为了方便说话而有微信群。一旦他们被人力资源部发现,他们将被命令解散,没有人权。

闭上员工的嘴,捂住员工的耳朵,专心搬砖领工资,这就是责任的意义。

顺带一提,由于长期缺乏文档和搜索功能,做什么基本都是问,技术例子:怎么配置公司的xxx,怎么做xxx可以不登陆;非技术性的例子,什么是员工手册,7*24值日的规则在哪里,值日是什么,值日是口袋犯罪吗?

经典事件1:检查监控并确认出席情况

品多多需要11点前打卡,20点后打卡。比如我10点开始在公司上班,可以使用开机记录、浏览器记录、git记录、聊天记录等。证明我来过这里,主管可以承认。

有一天,有传言说一个员工为下一个员工开机,高层怒不可遏。决定以后HR要对换卡情况进行检查和监控,不再认全证。

当时我很心疼HR,让他们把监控调大一点。一年后,奇怪的操作逐渐出现,要求候选人的简历补卡,与主管的表现挂钩,主管开始强调大家上班一定要打卡。

公司对员工很不信任,一切都会往不好的方向想。

经典事件2:周六被解雇

某周六,部分非当班员工上白班,7:00-19:00午饭时间溜出去,过了几个小时也没回来。几天后,发现后,所有员工都被宣布解雇。

员工做错了,却不该死,因为之前被炒的人只有一种,而且是第一次科技被公开炒。

经典事件3:查看员工手机,开除一个发帖质疑空燃气质量的同学

经典事件4:强化职责

品多多有过四次大的提升,在618,1010,1111,1212。我以为和18年的时候一样,但还是太天真了。

这次要求所有技术人员都要值班,除了第二天上班早的人,其他人都需要值班到凌晨一点。

对了,这个义务是公益性的,是免费的。它连续两晚凌晨下班。总的来说,是白嫖。因为我做的是底层支持,没有网商,所以无论我待什么时候,都没有任何帮助。很多人也树立了一个现象,但是没有办法,命令就得执行。凌晨一点,电梯爆满,xxxx人,六部电梯。他们真正下楼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了。

哦,对了,如果大升职是周一,公司会要求周末上班两天,也就是最多可以连着工作13天,也就是123456,12345,期间所有员工都要凌晨下班两天。谁受得了?

我为公司的这种安排感到惭愧。

经典事件5:公司维基删除搜索、最近访问和其他功能

维基是一个存储笔记和共享工作内容的地方。为了防止信息泄露,官方删除了相关功能。代价就是切断各个部门和业务的联系,不知道哪天编辑的文档放哪了。公司的部件有问题不知道去哪里搜,找谁,发展靠问。这对新员工来说无疑是一个很大的考验,但管理者并不在乎技术的生死,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经典事件6:公司禁止从事副业

有一天,公司宣布禁止从事副业,要求诚信举报。据我所知,副业是指签订劳务或服务合同,这是一种不当行为,但也是一种口袋罪。只有“无副业”六个字,不详细解释,这也是很常见的口头通知。因为这个原因,一个同事在微信上卖微信业务的东西被开除了。

分享一下这个例子,我想说明公司的初衷可能是好的,但是实施的时候没有考虑实际情况,也没有明确的判断,就看大哥的一句话了。

写日记

“谁给认真的人写日记?”的确,我不是一个认真的人,因为2019年底想辞职,所以打开笔记本记录下心态爆炸的那一刻。离开工作的时刻总是有的。如果你真的很忙,你可能懒得离职,所以做专门的记录,防止你忘记自己的痛苦。

2019年11月

腱鞘炎,你的手快断了,去医院,医生说活动少

2019年11月

收到业务后,只提供了一些分析和参考,对网络编程一窍不通。现在学卖,加了很多不为人知的知识,压力很大。虽然最后还是搞定了,但是专业的人写这个函数比我现在写的好多了。那段时间每天都做噩梦,很难受。

2019年11月-12月

收到业务的测试要求后,不提供账号,不提供手机,让我按空操作;

2019年12月

有病,基本上大家又有病了,一个个感染,办公室人员太密集;

吃饭的时候排队的人太多,吃饭会经过感染区,造成大规模感染,状态堪忧;

我快病死发烧了,至少女朋友能照顾我;

我不记得前一个了

新年的责任

说出来又是一个笑话。快2019年除夕了,31号上班。12月20号左右,作为一个年轻人,我肯定是要请假去玩的,而且我已经请好假了。这么有意思,12月25日突然宣布。31号除夕夜,要求所有员工在办公室值班,凌晨一点下班。没有特殊原因不允许休假。

再次看到这个消息我很震惊。第一次听说大年三十有大促销,提前几天才通知。于是就有了一个经典的帖子:“除夕夜整个公司都在办公室,大家相亲相爱像一个大家庭”,很讽刺。

[/div]结束

今年还是努力搬砖,成绩优异。但是和前一年相比,我一直不愿意推荐朋友去品多多。毕竟自己想去,没必要带别人去。公司越来越严,员工越来越差。

另外,2020年初,一场疫情爆发,整个世界开始重新洗牌,我的离职计划被打乱。

2020

加速,加速,加速

春节后

正月初七之后,由于老板们的意见,部门领导鼓励上海员工回去工作。这部分懒得说了,已经吐槽了。公司公然无视上海制度,无视员工健康安全。

上班后问了一下湖北同事。公司表面上说我不上班的日子可以用周末和轮班来补,暗示当月工资照常发。据同事说,当月工资已经扣了。gtmd,我加班就给过年发工资。我懒得加班,应该自费请假。

你为什么不离开

我想去,因为2020年整个疫情都会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浑浑噩噩的一年也可以。我个人承认,因为涨工资,女朋友不着急,外部环境比较混乱,我决定先工作一段时间再去。整整一年了,这一年真的见证了各种历史。

消除伏笔

伏笔4:取消美餐

可能是因为公司喜欢让员工定时吃饭,所以不能早一秒。假设某员工晚餐点了面包可以在外面吃,吃完饭再回来拿面包,这样就绕过了“奴隶”吃饭时间。

根据公司的管理经验,出去吃饭不是本分。毕竟,这意味着公司的食物不好,这是一种反常的行为,所以晚餐的甜点和周黑鸭被取消了。

而且因为疫情,2020年美国食品将不再作为供应商。现在只有四家餐厅可以选择,这不是重点。关键是公司还是执行严格的吃饭时间,11:59:59以后才允许接。本来是上架的,现在需要供应商手工配送,效率应该会低一些。

伏笔5:办公室手机信号屏蔽

连接手机热点,叫自费上网,已经有好几个月了,用的很好。办公网络只有10M带宽,下载什么东西都慢得要死。

2020年8月,突然发现每天1点到11点手机网络严重堵塞,接近无法使用。因为需要上网的设备比较多,所以我测试的时候一般都会用热点。之后我的工作严重受阻。

一开始我以为蜂窝网络访问器太多,导致网络卡死无法使用。经过调查,发现是区域性问题。只有我的车站不能使用交通,但其他楼层和其他工作区域可以。慢慢的,每一层,每一个工作区都不能用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是信号干扰。只能祝品多多越来越好。

久病使医生成为病人

公司不喜欢提前给放假通知,一般都是放假前几天。由于我是一个老勤杂工,我已经对假期预报了如指掌。比如清明端午节扣一天,国庆扣两天,周末不休息。

刚入职的员工经常来问我假期安排,每次我预测准确,就知道公司会扣假期,甚至会总结规则,不知道该不该笑。

记日记

2020年至今

办公网络常年爆炸,访问外网慢如死水,尤其是github和github-release

2020年3月7日

第n次收到傻的要求,大老板缺乏安全感,证明其他大厂应用没有偷品多多的数据

2020年3月7日

连续工作3天超过12小时,左臂肌肉疼

2020年3月7日

一个聪明的女人没有米饭很难做饭。开始一个画面很难,但不可能重现。靠猜测,手机也供不应求

2020年5月9日

Wifi又被改了,屏蔽了app store,一天认证一次

2020年5月11日

运行公司wifi把应用商店和厂商官网给堵了

2020年5月11日

接到愚蠢的要求后,为了防止被抹黑,需要对某个现象进行技术上的解释。它还是很为这点小事焦虑,就像网上的失败一样

2020年8月17日

每天中午,网络都很差。今天4G直接断网了,哎

2020年8月25日

信号干扰断网是真的,只能离线工作

2020年9月1日

Gitlab的readme.md没有显示,文档没有打开,严重影响工作效率。不知道是哪个脑残想出来的

2020年12月10日

办公室太吵了,就像隔壁网吧一样,神经衰弱不能上班,耳塞和降噪耳机解决不了问题,幸好我得离开

公共事件

2020年,我对品多多的感情迅速下降。事实上,这与公众的看法是一致的,无非是以下事件

1.员工不得在大楼内穿拖鞋,他们的喉咙被保安锁住,受了轻伤。该公司没有发表任何声明。

2.由于没有坑,公司在男士尿壶内紧急排便时没有声明;

3.网络传输公司采用刁钻的计算方法,向离职员工支付0.3倍的周日加班工资(正常结算为1.0倍,劳动法规定为2.0倍);

4.黄伟公开表达了硬核斗争模式。非技术员工被调去买更多的食物。一年到头,租房中介告诉我,你们公司最近去了很多人;

5.稍微,其实大众都知道。

又一次学校搬迁

校招季来了。好消息和坏消息,好消息是今年的学校招生水平比去年强多了;坏消息是最近公司发生了很多负面事件,会有同学过来征求意见和看法。说实话,我很难受。

绝望的通宵值班

随着2019年的618、1010、1111、1212、大年三十已经排好,我对即将到来的所有骚操作都不再感到意外,其中最经典的是12月。

随着十二大的推进,员工需要连续工作13天,12.11和12.12年所有员工需要加班到凌晨1点,然后12.31年所有员工再次加班到凌晨1点。因为我已经提交了辞呈,我不再需要为公司工作了。这三天还是没有额外的工资。说白了,就是所有员工中的白嫖。你只是个机器人,服从命令就好。

提议辞职

我和女朋友离家快两年了。一直这样做不是个好主意。反正我也讨厌公司的行为。年终奖之后再去吧。

2020年12月9日,我受不了公司的文化和制度,侧卫走了,没什么好留恋的。出于我自己的家庭原因,我决定离开这个鬼地方。线上传输公司有离职卡,当天写了辞职信和ems。

什么是责任

本来以为可以在2021年1月10日悄悄离开,但是2021年更精彩,不需要多讲了,比如猝死,跳楼,看到救护车被开枪,被围观者开枪。。。至此,品多多在我心中已经完全被熏黑了,没有一丝人性。

因为我只在腾讯和拼多多工作过,所以在这里赞一下腾讯。当初很多校招培训都是关于历史和价值观的。最坏的情况是,他们在洗脑。至今我还记得合作,诚信,创新,进取。以前觉得价值观没用,现在觉得腾讯的价值观是对的。当我离开战斗时,我会思考我的职责是什么。我就肤浅的说一下我的理解,不代表官方解释。期待有一天官方的解释。

强调员工遵守公司的一切安排,无论安排是否合理;强调不要做任何与公司无关的事情,即使是在休息时间;强调一下,你是一个债役工,一个佣兵,一个人肉电池,想干嘛干嘛。

拼的再多也没有灵魂,“责任”这个词早已变味,成为奴役员工的工具。比如“今天早上你尽职了吗?”意思是“你今天11点打卡上班了吗?”“中午要不要尽职?”意思是“中午在办公室吃饭还是出去?”“今晚不值班”的意思是“今晚不加班,要早跑。”

引用一位同事的反动言论:“你打架打得多,除了给钱别说太多其他的,有什么事也别惊讶”,颇有2077夜之城的感觉。

标签

不是因为加班严重劝弟弟妹妹不要来,而是这个地方不把你当人看。我觉得员工就是电池,奴隶,债役工。这地方是血汗工厂,监狱和集中营。确实比其他公司给钱多的人多。如果你家境一般,现在缺钱,你可以努力。否则,换个地方。

我不后悔加入战斗。每个时代都有其局限性。2018年的战斗不是现在的战斗。那是我当时最好的选择。如果是2020年找工作,我绝对不会考虑这个地方。

我花了两天时间写完三年的回忆录,现在看第一年的回忆,大部分都很美好;虽然最后两年很痛苦,但好像只有这么多回忆。我觉得太严重了,想不到自己讨厌什么。还好有日记做记录。还有其他与工作有关的不满,比如“这是CTO和首席运营官的紧急需求”,“这个计划不合理,但是阿布说了”,因为保密,我不能说太多。现在你看,最近两年更多的是流水账,没什么,只是一线员工的感受。

资料来源:LeadroyaL & # 39s网站

作者:Leadroya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