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李彦宏之间的几件小事

我与李彦宏之间的几件小事 百度 好文分享 第1张

离开百度10年了,但有些记忆越来越清晰。没有什么比百度20周年写下来更好的了。他们似乎也证实了李彦宏的某种“与生俱来的不同”。

最近我和一些老百度人收到一个邀请,看一个关于百度的纪录片,《二十度》。这个名字很有意思,大概意思是百度的梦想实现了20%,大概用了不到一个小时。我看了最后一个,好多人眼睛都湿润了,我也是。

令人难忘的是,李彦宏描述了他对植物的热爱。他说植物生长缓慢,但积累更多。好像这是百度的比喻。

与其他公司丰富的视频宣传不同,一向在情感表达上“克制”的百度,需要这样一部纪录片向外界简单描述自己的历史。这部纪录片来之不易。有很多真实的细节。甚至当年上市的视频都被纳斯达克搜索过。百度的“低调潜水”促使我写了这篇短文,因为毕竟还有一些小事情没有记录在片子里。

与中国其他顶级互联网创始人不同,李彦宏内敛低调,以至于外界对他形象的认知总是相对平淡。这些小故事可以显示出他是一个普通的中国人,这可能是我想记录下来的原因。

中国茶

2005年8月4日,李彦宏和百度首席财务官王占生在高盛办公室举行上市前的最后一次会议。当晚发行价格最终定为27美元,共发行4040402股。

“应该说这个定价更符合李彦宏的冷静风格和我们自己的判断”。在场的毕升说,当时大家还真没想到股价会飙升到150美元。

8月5日上午,一群人乘坐大巴从曼哈顿第50街的皇宫酒店(Palace Hotel)前往高盛所在的纽约一广场(One Newyork Plaza),而李彦宏和另一群人则从纽约公园大道的丽兹酒店(Ritz Hotel)出发,早早抵达高盛。

这一次,他们都入住了前所未见的顶级酒店,大概符合上市的重要性。

高盛的会议室里有很多人,包括第一个在李彦宏投资60万美元创办百度的老美国人。他高兴地拿了一张纸,让所有人写下第一天对百度股价的猜测,说要打个赌。但是没有人看到李彦宏写了多少。

纽约时间8月5日上午10点左右,李彦宏、徐勇、王占生在高盛总裁的陪同下抵达49楼交易室。

有趣的是,高盛派了负责百度首日交易的首席交易员,也是负责谷歌首日交易的。

交易已经开始了。首席交易员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拿着鼠标。交易员报35和37的时候,办公室第一次鼓掌,大家都知道成功了。没想到,没过多久,操盘手又说了42和45。掌声散了,所有人都震惊了,周围的人都围了上来。

毕升此时看了一眼李彦宏,发现李彦宏流下了眼泪。然后他看着同样在流泪的许勇。

我与李彦宏之间的几件小事 百度 好文分享 第2张

但是报价还在涨。“我看到交易员很害怕。他浑身颤抖,声音颤抖,双手颤抖。这时,他已经报了72。”目击者称:“他此时无法回应,双手失控。结果11点35分,第一笔交易完成,百度开盘价66美元,但实际上当时的报价已经超过了70美元。”。

虽然这群人,至少已经30多个小时没睡觉了。但是到了晚上六点半,大家都到了BlueFin餐厅举行庆功宴。那天是高盛的官方招待会,一直持续到晚上11点半。李彦宏的演讲最短,他说了一句话:谢谢。

宴会结束后,大家都回到酒店休息,但都觉得睡不着。李彦宏也睡不着。他把其他几个人叫到里兹酒店的大厅继续开会。

服务员向他们推荐了许多种酒。这时,李彦宏说,我们来自中国,让我们喝点有中国特色的东西。毕竟这也是中国企业的胜利。这个时候大家都要保持清醒,不要喝酒,不要喝茶,喝我们中国的茶。

服务员走了很久,还是没有回来。很奇怪,我们找不到中国茶。最后是丽思酒店,真的翻了几个干茶包。泡的时候是北京最常见的茉莉花茶。

在这场持续到晚上两点多的会议上,李彦宏主要谈了一件事:回国后尽快恢复国家,一切家务都要照常进行。\”

很多人都记录了李彦宏性格的一些瞬间,比如拍桌子,摔手机,但在我看来,那是极其偶然的,平静而坚定的,是正常的状态。

8月6日,李彦宏在里兹酒店睡了一整天。

网上冲浪

我第一次和李彦宏共进晚餐是在当时名为“世界屋脊”的图书大厦里的一家名为“江南厨师”的中型餐馆里。

当时中关村还没有建成欧美交易所,百度周边也没有多少正经吃饭的地方。如果是高级的待客之道或者大型的商务宴会,一般会去辉煌国际东海海鲜或者康龙王子,但是太贵了,吃的不舒服。因此,李彦宏通常在理想的国际食堂吃饭,那里食物不好,环境混乱。幸运的是,营销副总裁董亮是一个很好的发现者。他发现这个“江南厨子”,价格适中,环境温馨,适合谈点事,没那么正式。

我记得那一天,董亮点了鸡翅汤、酱爆排骨和铜壶花三宝…后来这些菜每次都成了必须品。

其实聊天的内容很轻松。当时李彦宏因为ES部门的取消而郁郁寡欢,外界对百度舆论压力很大。但是作者之前刚写了一篇关于网络暴力的文章,他的一些观点让他觉得如释重负,所以让我来谈谈。

别的我真的想不起来了,只记得他反复问我一个问题:“你一天花多少时间上网?作为一个对互联网非常了解的媒体人,应该整天去网吧吗?”

那时候没有移动互联网,没有智能手机,没有整天在线。很多人上班上网,回家也不开电脑。我跟你说实话:“我平时在网上工作很多时间,在家还要上网。所以,偶尔,我不上网。还是希望网络和生活有点距离。”

我想这一定不是李彦宏最想听到的答案,因为他的眼睛有点惊讶和好奇,可能在想为什么他身边有人不爱互联网。我听见他小声嘀咕:“你怎么一有时间就不上网?上网真好。我总是上网。”

后来听说,李彦宏只要不开会,基本上就是在上网。最极端的是他要在医院做小手术,大概2-3天,病房里没有网线。他坚持上网。最后公司决定暂时给他装个ISDN专线,然后他把笔记本拉到床上就可以用笔记本上网了。于是他去了医院的三天网。

后来我也发现,他上网既不是完全的工作,也不是完全的放松,而是一种沉浸,仿佛沉浸在那种环境里,人就能思考,是一种完全的灵魂深度沉浸,他可能是国内持续时间最长的冲浪者之一。

从这个角度来看,李彦宏很少能真正协调好自己的兴趣、能力和发展方向,这也可能是他热爱这个职业的原因。

红枣

我加入百度一段时间后,百度的生活条件逐渐改善。

但不能改进的是食堂,是大楼承包出去的;所以每个人中午都会开车出去吃饭,但是李彦宏抽不出时间。当时没有发展完善的外卖,所以大家在网上看到马云面前有十几个外卖盒子的图片,从来没有出现在李彦宏的桌子上,于是他在食堂吃饭。

下午三四点是办公室最忙的时候。当时每个部门都有一点流动资金,很少,但是足够每天下午吃一次水果。所以在这一点上,我看到了各部门的助手在迎接大姐姐,用小推车把切好的西瓜、菠萝、火龙果之类的带进来。有时候,大家都吃冰淇淋,但绝对不是哈根达斯。

这时,李彦宏大概是公司里最可怜的人了。他不属于任何“部门”,没有私人生活秘书或助理。他办公室外面坐着一位美丽而庄重的女士,她是董事会的执行董事,级别不低,更不用说他的私人秘书了。偶尔她会帮他照顾一些小事情,比如订机票,但是点水果外卖肯定不会给他做。

如果换了老板,我估计很有可能会走进任何一群正在吃水果的员工,跟大家聊日常生活,然后带走一盒水果。不幸的是,李彦宏脸皮薄,所以他不习惯。

因此,我几次发现,每当人们吃水果时,李彦宏都会自己下楼,从街头小贩那里买一袋枣,用最便宜的塑料袋把它们带回办公室。在浴室里,李彦宏费力地用这个便宜的塑料袋作为容器来洗枣。

从进门进百度到进李彦宏办公室,距离很远。这种扛枣的场面肯定有人看过无数遍了。但是没有人会说,来吧,我帮你拿,我帮你洗…好像是一种百度文化。

公共关系形象

长期以来,业界喜欢拿马云、马花藤、李彦宏做比较。

对于那些从事公共关系的人来说,他们当然最喜欢老板马立克·云。他善于进入角色,在不同场合都表现出色。他敢说一句有点冒险,有点挑战性的话,就是文章标题不加处理,记者们很欢迎。

因此,我们也和李彦宏讨论了这个问题,并向他寻求建议。你是想以后多聊聊“走出圈子”,还是想以后做一点表演者?

李彦宏可能做了作业。他研究了许多演讲题目。然后,有些遗憾地告诉我们,我学不会这种风格。

李彦宏有点失望地看着我们,说道:“好吧,我以后可以大胆地说。但是,极限是不能说错话,不能煽情。”

最后大概是看到大家还是有点迷茫。他补充道:

“追求不说错是我的性格,我喜欢精准。如果一定要加点颜色,那就是试着从一个技术专家的角度去组织表达。我也可以给你提供一些关于我前瞻性的想法。”

我想这可能是李彦宏对自己的判断。他的底色永远是技师。有些人有时告诉我,李彦宏的讲话不够挑衅。在我看来,是因为他只想按照技术逻辑认真说话。

学生

长期以来,李彦宏在国内大学做招聘演讲是一项重要的工作。我和他去过上海、武汉、Xi和杭州。每次去都会带一群来自产品部、R&D部、技术部、人事部的年轻百度经理来回答学生各方面的问题。

李彦宏非常喜欢和学生交流。

当时,各企业之间的高校招聘往往相互进行小竞争。记得我去浙大的时候,李彦宏预定早上7点演讲,谷歌突然宣布谷歌招聘笔试安排在当天晚上6点,于是学生们被迫从两个中选一个——要么去参加谷歌的笔试,要么去听百度的演讲。

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演讲的效果,所以我们被告知,第二天早上,李彦宏将与一群最好的应届毕业生举行早餐会,并一起仔细聊天。我记得是在酒店餐厅。

其实当时学生问的问题都不是特别专业。他们一般不会问:“人工智能在信息检索中能起到什么作用?”或者“我学什么样的课程最有助于进入百度”……当时同学们都很热情,问了一些大问题,比如如何看待互联网竞争的格局,当然很多问题都不够准确。

我认为李彦宏在这种场合是最放松的。他在回答各种问题时非常机智,但最后他总是提出三个问题:

第一,搜索引擎的普及率会改变人们的生活。

第二,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在几千年的时间里迎来了巨大的变化,获取信息的成本大大降低,从根本上影响了人们的学习和创新,影响了社会的运行模式;

三、百度如何在与国际国内竞争对手的磨砺中不断壮大自己;

我觉得这是他最关心的,也是他认为最有价值的问题告诉学生,因为他回答不了工资、房价、明星、股票等时髦的问题。,而他只是诚实地说出了这三点。

底部气体

2012年对百度来说是艰难的一年。当然,从历史的角度来看,2013年更加艰难。

当百度开始专注于AI的时候,外界并不能梳理出一条清晰的时间线。甚至有人认为百度2015年以后才会重点关注AI。

这不能怪外人,因为正是在2015年的“两会”上,李彦宏率先提出了建立“中国大脑”的建议,提出要推动人工智能的跨越式发展,抢占新一轮科技革命的制高点。

但是百度的老员工都知道,在2010年,也就是PC互联网时代,百度已经用机器学习重新调整了百度的搜索算法,先后在自然语言处理、机器翻译、数据挖掘等技术上进行了研发工作,这些都在人工智能的范围之内。后来遇到了吴添,她是百度副总裁,负责AI团队,我跟她查了一下。她跟我说,这个“自发申请”的时间应该推到2010年之前一点。

到2012年,百度已经在AI上出道了。在语音领域,百度的语音产品得到NLP (Deep Learning)等技术的支持,短短55天开发成功上线;另一个例子是图像处理。百度一个月推出全球首款基于图像的人脸识别产品。

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一位非常重要的领导要去百度,李彦宏决定向领导展示百度的人脸识别技术。当时可以说国内能稳定展示这项技术的公司不多。

出于一种可以理解的心情,为了保证演示效果,一开始就建议最好准备一张领导的标准照片,然后用这张照片进行搜索,这样准确率会更好。

李彦宏知道后,就给负责这个链接的百度同学提了建议,说:“让我们现场拍一张总理的照片,用这张现场拍的照片搜索一下,效果一定会更好。”。

这实际上给具体的实施者带来了一定的压力,但李彦宏反复强调应该如此。所以,最后还是把现场拍的照片作为鉴定的依据。当天百度的图片搜索准确找出了领导的其他图片,演示非常成功。

那时候我已经离开百度了。后来,有人告诉我这件事,并说李彦宏足够自信,所以他没有准备任何备用措施。

我向这位同事解释说,如果李彦宏感到不确定,他可以停止表演,放弃发光的机会,但他不会使用其他方法。这是李彦宏内心价值观的问题。风景,现场拍摄的照片,标准照片都是百度AI图片搜索的展示,不存在不真实的问题…

那个同事继续问我,“那么,我们不如把它理解为背景色,而不是理解为基色?”

我回答,是的。

正文/前百度员工胡伟来源:象山金融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